《史记》讲记-第154集

慧利 2022年6月24日19:10:03
评论
218

  一部通史,道尽三千年真相,一声警钟,震醒大梦沉疴。——《史记》讲学实录之夏本纪。(汉)司马迁著。印正主讲。
【有扈氏不服,启伐之,大战于甘。将战,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启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维共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御非其马之政,女不共命。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 nú)僇(lù )女。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我们看看这段檄文,纯萃以势压人,不讲道义!正所谓文如其人。启是个什么人,《甘誓》不就说的很明白吗!启,是个冷酷无情的暴君。【将战,作《甘誓》】,这个《甘誓》,是大战前的檄文。在甘地作战,故名甘誓。【乃召六卿申之】的这个六卿,是三军将领。申之,是训话。【启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在有扈氏之乱一事上,启不但不检查自己的缺点,而是一味的推责任给有扈氏。他一开口就大发雷霆说:三军将帅,你们给我听好了:我铁了心要消灭有扈氏!你们谁也别阻拦我!都要尽死命效忠于我!有扈氏该死!你们知道吗?他不守规矩,反上作乱,今天,我奉上天之命讨伐他!杀他头目,灭他九族,断他根基,让他从此在大地上消失!这是他咬牙切齿当着大众所说的话。予誓告女,是我告诉你们。对于三军将领,诸等属下,启,不是以德感人,而是强权压人!有扈氏威侮五行的五行,是朝廷法度;怠弃三正的这个三正,是天、地、人之正道,意思是有扈氏背信弃义,不守道德。他这样毁骂有扈氏,三军将领表情如何?大家都神色冷淡,对他的话待理不理。公道自在人心,谁有理谁没理,各人心里有数。既然天下私有化了,人人都围绕着自己的利益服务,那有道理可讲呢!说有扈氏没有规矩方圆,启的帝位又是如何得来的?两班文武都清楚。启继位以后的所作所为,大家更明白。父亲大禹都不信任他,不传位给他,帝启在其他人心中还有什么位置!
帝启看出大众的表情,话题一转:【今予维共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御非其马之政,女不共命。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女】。予,是我;意思是说,我今天讨伐有扈氏,你们要格尽其责!若与我共同讨伐他,我给你们升官加爵!若不然者,我同样杀你们的子女,收你们的财产,灭你们的九族!帝启说这话之前,已经将三军将领的家属等众监禁起来,要挟各级军官。今予维共行天之罚,是替天行道,征讨叛逆;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是各负其责。启在这里落实责任到每个士兵:古代的战车共载三人,中间一人驾驭,左右两人或射或杀。他要求作战之时,驾车的驾好车,打仗的打好仗!谁出差错追究谁的责任!这里接连说出两个女不共命,意思是,你们别想活了!可见他穷凶极恶到何种程度:那怕战车被敌人打翻,你们都要拼死杀敌!你们的命不值钱!战争胜利更具价值!御非其马之政,意思是,驾车的人如果技术不熟练,导致作战失误,同样追责。用命,赏于祖,意思是,听从我的命令立功者,给于高官厚禄的奖赏;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女。这个僇,通戮,斩杀。这个帑,通孥,是妻子儿女与家财。这就是帝启的檄文!充满了血腥与暴力。在他的强权压迫之下,三军与将领如同发疯一样,不顾命的奋勇作战。结果,有扈氏败了。【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这个天下咸朝,绝不是冲着帝启的德行归顺于他,而是迫于暴力,万不得已。经过这次血腥死战,有扈氏虽然败了,但帝启这边折损的官兵众多,国库空虚,百姓怨恨,国力大大削减了。而帝启,生性是个凶暴贪吝之人,灭了有扈氏,并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若:对于战后抚慰,马虎从事,敷衍塞责,勉强打发了各级官兵。将大量的战利品归为己有,充斥宫室。
从战争角度来说,他是战胜方,可是,他并不知道,臣下再次离心,与他结下新的怨气。其中的隐患,远远大于有扈氏的危害。具体如何说呢?今天时间到了,谢谢大家,我们明天接着探讨。《史记》讲解第一百五十四集,二0二二年六月十七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