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203集

慧利 2022年8月11日19:47:32
评论
198

  一部通史,道尽三千年真相,一声警钟,震醒大梦沉疴。——《史记》讲学实录之殷本纪。
【还亳,作《汤诰》,以令诸侯。伊尹作《咸有一德》,咎单作《明居》】。
伊尹觉察到群臣的情绪,就如实对汤武王说,太丁为人正派,大可不必监督他!因此事引起群臣不满,影响到朝廷的工作,就不好了。汤武王严肃的说:臣下有意见是正常的,但我知道你是什么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跟着我南征北战这些年,我们肝胆相照,谁不了解谁呢!你艰苦朴素,两袖清风,吃苦耐劳,执法如山!与我有同样纯一之德!我们呕心沥血,只说付出,不问收获,何曾给自己贪占过?太丁这批年轻人,还是初生牛犊,没有你我的人生经验与政治生涯!只能靠你这样的大贤运筹帷幄,给他们出谋划策。就凭他们浅薄的人生阅历,难免不半途而废!一个人在政治上的成熟,前面必须有好的导师!你快不要因为人家的几句闲话就动摇了决心!天下苍生要紧!
我们看史文:伊尹作《咸有一德》,咎单作《明居》。这是伊尹接受封赐以后向群臣的报告,也是自己发愿为天下大众倾尽心血。这篇文章作于汤武王驾崩以后,商王朝第六代执政者沃丁时期,文理通达,尽皆圣贤篇章,对后世具有深远影响。伊尹作《咸有一德》,咎单作《明居》,有当时特殊的政治背景。《明居》的明,是清明,不染污渍。关于《咸有一德》,我们在后面探讨。
【汤乃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会以昼】。这个正朔:指历法。正是正月,朔,是每个月的初一;上白的上,通假字,通尚,时尚,崇尚的意思。殷商政权建立以后,全国各地的历法,因为连年的战争影响很混乱:地处南疆与西陲的温差很大,时差也不小,造成农业生产的严重失误,汤武王投诸物力与人力将历法纠正过来,恢复到帝尧帝舜时期的准确度。同时还将夏桀时期的朝服做了更改。当时的社会大众对夏桀的痛恶,乃至看到故夏的朝服就反感。汤武王将朝服改为时髦的淡浅白色,人民的情绪才恢复正常。白色表清白无染,汤武王让群臣着上白的朝服,自觉律己,两袖清风,不受腐败习气的熏染。【朝会以昼】的这个朝会,即上朝处理国政,夏桀执政时期,黑白颠倒,任着自己的性子来,什么时间玩够了,什么时间招集群臣上朝,有时是半夜三更,有时是日暮黄昏,很不定时。商朝建立以后,汤武王制定了统一的上朝时间表,一切恢复正规。
【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于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从这几句史文上我们看到,后来的事情果然不出汤武王的预料:辛辛苦苦建起的商王朝差点覆没!幸亏汤武王重用了伊尹,才挽救了当时的危机。汤崩,是汤武王驾崩。操劳终生的汤王倒下去以后,全国人民陷在极度伤痛之中:人民逃脱夏桀的魔掌,刚刚过上好日子,可他们所爱戴的汤王竟然驾鹤西去,对人民的打击太重了!全国上下沉浸在泪水当中,其中最痛苦的是储君太丁。太子是大孝子,对父亲汤王的感情很深,但自幼体弱多病,跟随父亲南征北战,受过重伤,落下严重的后遗症,受不得劳累。父亲驾崩以后,伊尹与群臣一边操持汤王的国丧,一边准备太丁登基。可悲伤过度的太丁竟然一病不起,登基的时日一拖再拖,直到汤王安葬陵寝以后,太丁还未康复。
国不可一日无君,伊伊很着急,问询太医,储君太丁到底何时能恢复健康?可太医传出令群臣心惊胆寒的消息:太子得了不治之症,也就是一年的阳寿!伊尹大惊失色:这怎么办呢?汤王已归陵寝,无人作主再立新君;太丁尚未登基命在旦夕,国家政权如何运作呢?今天时间到了,谢谢大家,我们明天接着探讨。《史记》讲解第二百0三集,二0二二年八月六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