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230集

慧利 2022年9月10日09:41:47
评论
196

  一部通史,道尽三千年真相,一声警钟,震醒大梦沉疴。——《史记》讲学实录之殷本纪。
【中宗崩,子帝中丁立。帝中丁迁于隞(ao)。河亶甲居相,祖乙迁于邢。帝中丁崩,弟外壬立,是为帝外壬。仲丁《书》阙不具。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为帝河亶甲。河亶甲时,殷复衰。】。
我们继续探讨【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为帝河亶甲】。与父亲兄弟胡搅蛮缠几十年的河亶甲,最后如愿以偿继承了帝位,但他的帝王梦最终还是破裂了,气急败坏的河亶甲彻底破产,在痛苦中驾崩。这话如何说呢?
从他登上帝位的那天,直到驾崩,基本上是个空头司令!河亶甲无道,不但表现在他的为人处世上急功近利,冷酷无情,六亲不认,在治国方面,更是一塌糊涂。这个人志大才疏,独断专行,性格暴唳,喜怒无常,让人难以捉摸。他的臣下当中,没有伊陟与巫咸这样的贤良,又被众侄子占据了半壁江山,长年内战不息,国家经济停滞不前,人民的生活水平急剧向下,全国陷入贫困当中。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在战乱当中苦苦煎熬。人们想起从前的盛世,跑到汤王、太甲,太戍,伊伊、咎单、伊陟等人墓前嚎啕大哭,象失去父母的孤儿一样可怜。他们心中根本没有河亶甲这个帝王。
我们再看史文:【河亶甲时,殷复衰】。不是帝王的材料而强行攀缘,这一着,给河亶甲带来无尽的烦恼:他建都于相,几乎没有什么政治资本。由于他的声名狼籍,诸侯们都不愿意朝拜他。先前占据亳都作威作福,就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亳都人民造反,让他不得安宁。他原以为二王兄帝外壬驾崩以后,他名正言顺的登上帝位,全国人民就会服从他,但他又一次打错了算盘:人民照样造他的反。为什么?他登上帝位,马上加重了人民的税赋,将民间搜刮一空。国家的财政支出,军费占去了大比例!战争是个无底洞,国家财政又紧张,令他头疼不已!别无长策的河亶甲,为了消灭政敌统一国家,穷兵黩武,频频与众侄子交火,不断加重人民的负担以应对战争支出。没有几年,全国各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情景非常悲惨。子姓家族互动干戈,将祖先留下来的大好江山四分五裂。帝河亶甲的日子很不好过:民众被榨干了,已经成为没有油水的残渣,饥民到处造反!他对付政敌已经精疲力尽,还要镇压民众起义,背腹受敌,疲惫不堪。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帝王不是好当的!
到他晚年的时候,国家更穷困!他偶而向人说起年轻时的好日子:父兄当政,经济宽裕,全家人将年幼的他当做宝贝骄惯,他有享不完的福。言语当中对往事充满眷恋。可惜,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他只有在梦中回忆过去的幸福。就这样,在战乱与经济危机双重困境绞杀之下,他坎坎坷坷的承受了若干年以后,垂暮之年的河亶甲百病缠身,意识恍惚,经常不自觉的絮絮叨叨,外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他的太子祖乙等人能听懂:父亲在叙说往事!一会说父王抱着他游览园亭,一会说哥哥背着他做游戏......说着说着,不是天真一笑,就是悲凄流泪,让人看了无尽心酸!河亶甲威风不再,自身难保,当不了家,太子祖乙只好掌管朝政:他主动放弃与堂兄弟们争夺,休养生息,安抚民众,减轻人民的税赋,开仓救济贫困人群,内战暂息。
这时候,占据隞京的政治势力如何呢?
帝中丁与帝外壬的正面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去愈远,伊陟作古,巫咸离京,隞都成了龙争虎斗地!子姓堂兄弟们互不相让,开始一致对付叔父河亶甲,在河亶甲势穷之后暂短的和平日子,兄弟们矛盾叠起:都想当头!为此,隞京的新一轮内斗开始了。其程度之惨烈,与他们的叔父河亶甲后来的凋零差不多。人民叹息说:子姓的江山好像要移主了!这一场大乱什么时候是头啊!
不久,相都传来消息,帝河亶甲病重,危在旦夕,太子祖乙即位。后面如何呢?今天时间到了,谢谢大家,我们明天接着探讨。《史记》讲解第二百三十集,二0二二年九月二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