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234集

慧利 2022年9月10日09:43:04
评论
187

  一部通史,道尽三千年真相,一声警钟,震醒大梦沉疴。——《史记》讲学实录之殷本纪。
【祖乙崩,子帝祖辛立。帝祖辛崩,弟沃甲立,是为帝沃甲。帝沃甲崩,立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是为帝祖丁。帝祖丁崩,立弟沃甲之子南庚,是为帝南庚。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阳甲,是为帝阳甲。帝阳甲之时,殷衰】。
帝南庚即位以后,当年的河亶甲一幕重新上演:虽然帝南庚年轻有为,但他的堂侄——兄长帝祖丁的大儿子阳甲口口声声指责叔父:帝位本来是他的,父亲老糊涂了传给叔父,这口气他咽不下!祖丁成了帝南庚势不两立的政敌。为此,帝南庚的日子很艰难,与侄子阳甲的关系很难协调:阳甲闹着要掌大权,帝南庚不肯,阳甲动辄搬出父亲要挟叔父,处处与南庚过不去。领导阶层的重要人物互相不和,下面就不知不觉的分成数派,包括老百姓之间也不和气。纠结的政权运作到帝南庚晚年,北商的衰象出现了:大自然方面,风雨不调,粮食歉收,百姓挨饿之事频现,时局动荡。这一切令年迈的帝南庚很着急,他叹息说:我听祖辈讲河亶甲之乱,分裂祖庭,导致江山命悬一丝!好在巫咸定策北迁,保住殷商命脉!如今巫咸已死,朝中别无谋臣,国家又将陷入混乱,如何是好呢?
更让他难以控制的格局,是自己的几个儿子与侄子阳甲打斗起来,都要夺权!弟兄们如同当年隞都的兄弟阋墙一样,明争暗斗,场面一度失控!阳甲的势力最大,闹得最凶。自己的几个儿子也不省事,与阳甲一个水平。因此,帝南庚并不向着儿子责怪侄子,趁着自己还健康,他暗中寻找合适人选。不幸当中的大幸,是帝南庚发现了阳甲的亲弟弟——盘庚这个人才。众弟兄斗闹得你死我活,唯有盘庚埋头苦干,协助叔父治理朝政,不参与弟兄们的争斗。盘庚很少言语,性情温和,识书达理,与他的兄长阳甲大不一样。帝南庚观察良久,决定立盘庚为继承人。他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以后,阳甲大怒,武力逼迫叔父改口不成,直接对兄弟盘庚下毒手,要除去这个政敌。当时的朝中势力偏向于阳甲,盘庚的人身安全毫无保证;还有帝南庚的几个儿子,听说父亲传位给他人,也将矛头指向盘庚,盘庚的处境很危险!帝南庚看到这个情景,主动放弃了让盘庚即位,立阳甲为储君。盘庚很温和,对于帝位并无兴趣,随其方圆,平平淡淡。对此事没有反应,阳甲就不再找他的麻烦了。
但叔父帝南庚暗中告诉他,这只是缓兵之计!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帝南庚引用了祖乙北迁的方针,让盘庚避其锋芒,趁着自己在位,将国家财富偷转出去,给阳甲等人留个空城,从新定都,以保全国家实力。可新都定在哪里呢?选来选去,又选到了河南旧亳——殷商的发祥地。自从政治经济重心北迁以后,旧亳人事萧条,一片荒芜,但城市的规划格局尚未混乱,易守难攻,叔侄两位拿定主意,将大量国家财富秘密的隐藏在亳都,不动声色的观察时局。阳甲的储君位置确立以后,他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帝南庚的几个王子义愤填膺,绝不与他罢休!阳甲未登帝位,就遭到激烈的内讧:弟兄们三天小吵,五天大打,将国家事务搁置一边。臣民们不胜烦恼,京都动辄混乱。不久,将后事安排妥当的帝南庚与世长辞,驾崩了。【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阳甲,是为帝阳甲。帝阳甲之时,殷衰】。帝南庚刚刚下葬,登上帝位的阳甲就迫不及待的要对他的几个堂兄弟下毒手,这几个堂兄弟拉出山头,与阳甲明目张胆的武斗。名义为帝王的阳甲,从他登上帝位那天,其实已经繁华落尽:国家政权分为数派,国库空虚,诸侯不朝。邢都已经成了斗争地,他何曾过了顺心日子!【帝阳甲之时,殷衰】的这个衰,就说明了一切。我们再看史文:【自中丁以来,废适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于是诸侯莫朝】。作何解释呢?今天时间到了,谢谢大家,我们明天接着探讨。《史记》讲解第二百三十四集,二0二二年九月六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