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62集

慧利 2022年3月14日19:29:38
评论
259

  一部通史,道尽三千年真相
  一声警钟,震醒大梦沉疴
  《史记》讲学实录之五帝本纪。(汉)司马迁著。印正主讲。
【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又曰:“谁可者?”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尧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尧又曰:“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岳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尧于是听岳用鲧。九岁,功用不成】
先前,因帝尧否决共工穷奇为储君之事,得罪了讙兜与穷奇,两人暗中算计帝尧,鼓动属下罢工,当时,帝尧雷厉风行,马上择选合适人才补充进去,顺势削弱了讙兜与穷奇的权利,两人一看帝尧动了真格,也不敢继续罢工作乱,行为稍做收敛。对于鲧这个恶势力,帝尧拿到充足的证据,该治这个人了。朝堂之上,帝尧摆出鲧贪污腐败,结党营私,玩忽职守等罪名,将鲧削去官职,拿下大牢。顺带点名批评了推荐鲧的一帮势力,堵住这些人的嘴,他们不敢替鲧说话。

  帝尧如此行动,引发了四恶集团更大的怨恨,讙兜与穷奇自不必说,鲧(梼杌)大呼不服,他们的党羽唆使三苗(饕餮)在江淮、荆州造反为乱。但是,这一切并不影响帝尧的工作进展。

  我们再看原文:【尧曰:“嗟!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岳应曰:“鄙德忝帝位。”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众皆言于尧曰:“有矜在民间,曰虞舜。”】从这段史文上,我们看出了什么?四恶集团的力量明显弱下去,朝中的正义力量开始运作了。帝尧首先表扬了四岳这个忠臣: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庸命,是跟着帝尧善始善终,不弃不离,任劳任怨。四岳确实是个好臣子。当时的帝尧在位七十年,年岁相当高了,可接班人迟迟未定。要说四岳,他比之帝尧年轻得多,万般无奈之下,风烛残年的帝尧,想将四岳列为储君。汝能庸命,践朕位?是帝尧征询四岳,你能胜任帝王的工作吗?践,是继承。朕,是五帝时期乃至往后帝王的自称。春秋时期有自称寡人者,但为时不久。
四岳马上听出了帝尧的意思,他回答帝尧说:“鄙德忝帝位。”这个忝(tian),是谦词,意思是不配,鄙,是自我的谦称:我德不配位,担当不起帝王之职。从这里,我们看出,四岳确实不错。事情要是搁在别人,巴不得当帝王呢!但四岳第一次违抗了帝尧,不做帝王。这是为什么?是他逃避责任吗?不是的。当时朝中的艰巨工作,是铲除四恶。四岳这些年一直周旋于两派之间,说对四恶集团的大众一点感情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这些人也相当尊敬处事中庸的四岳,对他恭敬有加,四时八节,礼数不缺。四岳深思熟虑:如果他践了帝位,不铲除这帮人,对不起广大百姓,若铲除这帮人,不合乎他的隐恻之心,这四岳的为难之处,四岳是个非常心善的人,凡事自己处处吃亏。

  因此,他拒绝了帝尧,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帝尧听了,深有感触,就不再为难他。四岳,宁可不当帝王,也不惹人生恨,四恶集团该遭谁铲除,他这些年一直在各方寻访贤能,心里有数的。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帝尧又征询他:那您既然有难言之隐,不肯践位,你看朝中各大官员的亲朋好友当中,或者民间不知名的贤士,谁能胜任?悉举,是不拘一格,贵戚,官员的后代。疏远隐匿者,是民间贤士。我们看,帝尧任人唯贤,无论是历代为官,还是平民百姓,只要德才兼备,帝尧都会任用。那,四岳如何回答帝尧呢?

  今天时间到了,谢谢大家,我们明天接着探讨。《史记》讲解第六十二集,二0二二年三月十二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