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21集

慧利 2022年3月27日12:42:42
评论
278

视频第一次播放可能缓冲时间稍微有点长,请耐心等待。

诸位老师 诸位同学 大家好

我们今天继续探讨史记之五帝本纪

【尧曰:“谁可顺此事?”

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

尧曰:“吁!顽凶,不用。”

尧又曰:“谁可者?”

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

尧曰:“共工善言,

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

尧又曰:“嗟!四岳,

汤汤洪水滔天

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

有能使治者?”

皆曰鲧可。

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

岳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

尧于是听岳用鲧

九岁,功用不成】

我们在这里探讨 帝尧所说的

【“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

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

有能使治者?”】

这是当时困扰着全国上下的水灾,国家迫切的需要一位治水的能人,在当时国君帝尧思贤若渴。

但下属这些臣子当中,个个嫉贤妒能,在四恶集团把持朝政之下,正义力量不敢作为,是不是帝尧时期,就没有继承帝位的圣贤?

也没有治水的能人呢?

当然不是,

而是朝中邪恶势力重重把守 ,将贤能之人排斥在朝党之外。

而且把持的密不透风,真正的圣贤根本没有被举荐的机会,帝尧本人对此事心知肚明,对于朝臣推荐鲧主管修复水利,四岳也附和其说,帝尧知道这是四岳的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是什么?

在四恶力量与正义力量之间,他没有办法排除四恶人物,对当前实事的影响,当时有朝臣对鲧这个人的非议,帝尧也知道。

所以说帝尧是不愿意用鲧这个人的,四岳在两派势力之间周旋,不至于将问题僵化起来,四恶集团的力量在当时根深蒂固,绝不是帝尧一个人能化解开的,帝尧没有得力助手,想搬到这个四恶,根本不可能,说来说去 还是访贤要紧,赶紧给自己找一个得力的接班人,这样帝尧才有资本,能与四恶集团较量。

但前面已经征询了治水问题,而眼前洪水泛滥到刻不容缓的地步,要治理 就顺水推舟,让主管水利的鲧这个家族,还继续进行治水的工作,加大鲧的工作量就是,这样或多或少能起点作用吧。

我们再看史文【皆曰鲧可 】

从这里我们看出,还未等四岳开口说话,四恶集团为首的恶势力,就内定了人选,早把帝尧架空了在局势之外,四岳对此了如指掌。

【尧曰:“鲧负命毁族 不可”】

这是帝尧一针见血,揭露了鲧这个人的不可用之处,这个人道德沦丧,不是个好人。

什么叫做负命毁族?

这个负命,就是经常的打死人命,鲧 可以说他是个霸王,仗势欺人,多次置人于死地。

【负命】是对上不忠 对亲不孝,倚强凌弱,霸占族人妻女充当自己妻妾,在京城内外 全国上下,造成很恶劣的影响,如此一个道德败坏的人,他能干好治水的大工程吗。

帝尧当着群臣的面,严词拒绝,不用鲧这个人,我们能够想象到,帝尧当时拒绝此事,要多大的勇气。

果然 话一出口,大众交头接耳 议论纷纷,对帝尧充满了怨恨,这个场面一度失控,四岳只好出面劝谏帝尧,试试看吧,大家都说鲧有治水能力,到底有没有,工作成绩说了算。

那鲧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呢?

我们再看原文

【岳曰:“异哉 试不可用而已”尧于是听岳用鲧

九岁,功用不成】

这个异哉二字,表达了四岳无可奈何的叹息,意思是有什么办法呢

想堵住这些人的嘴,只能让鲧去亲自工作。

如果他没有成绩,四岳说到这里,板着面孔对下面有意见的人说,我可给你们大家留够了面子,我本人也对这个鲧看不上,你们大家如此见爱鲧,谁推荐的人,鲧 将来干不出成绩,谁难看,我这里可要留材料的,你们不怕连带责任,我也将就着用他,四岳这样一说,给了帝尧日后铲除顽凶的机会,也随带着给鲧敲了一下警钟,意思你可要小心点哦,干不出成绩,不但你倒霉,还有推荐你的这些人都要倒霉,帝尧听四岳说到这里,心领神会 ,就说好吧 就照四岳的意思,让鲧负责治水,四恶集团的大众,听了帝尧允准鲧承担治水的主任,一个个顿时眉开眼笑。

他们为什么如此的兴奋呢?

因为对这些人来说,发财的机会到了,治水 势必要用大量的材料与人力,期间的费用之大,大家都卯足了劲,准备大捞一把。

果然当巨额的款项拨到水利部门以后,四恶集团大肆瓜分,还未等工程开始,专款已经耗去了一半,其中鲧 他这个主任,贪污得最多,大众从他家的消费上,就能看出其中的奥妙。

哪里呢?

鲧一口气纳了好几个美妾,还置了好几处豪宅金屋藏娇。

工作方面呢?

避重就轻 偷工减料,虚造假账 敷衍塞责。

【九岁 功用不成】

在长达九年的治水工作中,朝廷投入大量的财力与物力,可是治水的成绩收效甚微,倒是这个鲧,他成了全国首富。

而且这个鲧很有心机,自己没有干出什么成绩,还雇佣了大量的文人撰写赞文,给自己歌功颂德 混淆视听。

当然帝尧也不可能坐视不管,任他胡作非为,帝尧微服私访,从种种渠道抓住了四恶集团,贪污腐败的证据,择期开会 就事论事,就鲧治水之事进行评判。

那帝尧一个人能将四恶集团扳倒吗?

这就是天下逃不了一个理字,在铁的证据勉强,不由得这些人不认罪。

我们把话说在前面,先前因帝尧否决共工穷奇为储君之事,得罪了讙兜与穷奇,这两人暗中算计帝尧,鼓动属下罢工,故意与帝尧过不去。

当时帝尧雷厉风行,马上择选合适人才补充进去,这样顺势削弱了讙兜与穷奇的权利,讙兜与穷奇一看帝尧动了真格,也不敢继续罢工作乱,行为稍有收敛,对于鲧这个恶势力,帝尧拿到充足的证据以后,朝堂之中没有人,再敢说好话 求情。

帝尧当中两班文武的面,在朝堂之上摆出鲧贪污腐败,结党营私 玩忽职守,强抢民女 打死人命等种种罪名,将鲧削去官职 拿下大牢,顺带点名批评了推荐鲧的一帮政治势力,堵住这些人的嘴,这些人当下语塞,不敢替鲧说话。

帝尧如此行动,引发了四恶集团更大的怨恨,讙兜与穷奇自不必说,鲧他大呼不服,他们的党羽唆使三苗这个(饕餮),在江淮 荆州一带,借着手中的兵权 造反判乱,还呈上了很吓人的奏折,说是敌军侵略边界,形式非常危急,要帝尧给他添兵派将。

这一切帝尧都非常清楚,他巧妙的控制住三苗造反,不影响朝堂的正常工作进展,进行放贤的活动。

我们再看史文

【尧曰:“嗟  四岳

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

践朕位?”

岳应曰:“鄙德忝帝位。”

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

”众皆言于尧曰

“有矜在民间,曰虞舜。”】

从这段史文上,我们看出了什么没有?

四恶集团的力量明显弱下去,朝中的正义力量开始运作了,帝尧首先表扬了四岳这个忠臣,朕在位七十载 。

【汝能庸命】

【庸命】是跟着帝尧忠心耿耿

善始善终 不弃不离 任劳任怨,四岳确实是个好臣子,当时的帝尧在位七十年,年岁相当高了,可接班人迟迟未定,要说四岳 他比之帝尧年轻得多,万般无奈之下,风烛残年的帝尧,想将四岳列为储君。

【汝能庸命 践朕位?】是帝尧征询四岳

你能胜任帝王的工作吗?

这个【践】是继承

【朕】是五帝时期乃至往后帝王的自称,春秋时期帝王有自称寡人,但为时不久,帝尧出口一问,四岳马上听出了帝尧的意思,他回答帝尧说。

【“鄙德忝帝位】

这个忝(tian) 是谦词,意思是不配。

【鄙】是自我的谦称

我德不配位,担当不起帝王之职,从这里我们看出四岳确实是个贤人,人品确实端正,事情要是搁在别人,巴不得当帝王呢。

但四岳第一次违抗了帝尧,不做帝王 。

他为什么这样呢?

是他逃避责任吗?

不是的,当时朝中的艰巨工作,是铲除四恶。

四岳这些年一直周旋于两派之间,说对四恶集团的大众,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这些人也相当尊敬处事中庸的四岳,对四岳恭敬有加,四时八节 礼数不缺。

也就是说这些人并没有给四岳摆什么难看,跟四岳配合得也还不错,正因为有四岳在中间做调和剂,帝尧才有访贤的机会,才有缓冲的机会。

四岳深思熟虑,如果他继承了帝尧的位置,将对不起广大的百姓,若铲除这帮人,不合乎他的善良的本质,这会触动他的隐恻之心,这就是四岳的为难之处。

四岳是个非常心善的人,凡事自己处处吃亏,因此他拒绝了帝尧,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帝尧听了 深有感触,就不再为难他,四岳 宁可不当帝王,也不惹人生恨,四恶集团该遭谁铲除,他这些年一直在各方寻访贤能,心里有数的。

【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

这个疏远隐匿,就是民间的隐士贤人,帝尧又征询他,那您既然有难言之隐,不肯践位,你看朝中各大官员的亲朋好友当中,或者民间不知名的贤士,谁能胜任?

【悉举】是不拘一格

【贵戚】官员的后代

【疏远隐匿者】 是民间贤士,帝尧任人唯贤,无论是历代为官,还是平民百姓,只要德才兼备,帝尧都会任用,那四岳如何回答帝尧呢?

与上次征询谁能胜任治水之事一样,四岳很谦虚。

并没有抢在大众前面,举荐自己认可的圣贤,还是推让大众先说,因为这时的朝堂之中,四恶势削 正义力量起主导作用,帝尧鼓励大众畅所欲言,众人一致推荐虞舜是好的王位继承人。

我们看原文

【众皆言于尧曰

“有矜(qín)在民间 曰虞舜】

【有矜在民间】是什么意思?

【有矜】

这个矜是庄重正派的意思,在民间说明他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不是官二代 富二代什么的,众人说 民间有一位处事稳重,道德高尚的年轻人 尚未婚娶 ,他的名字 叫做虞舜,是个好材料。

帝尧猛的听到虞舜的名字,触动了一件心思,在他微服私访民间圣贤之时,有人给他提示过虞舜这个名字,但因为处理鲧的问题,当时耽误下来,没有继续访问,大众齐心协力推荐虞舜,帝尧的心中升起了希望。

【尧曰 “然,朕闻之。其何如?】

意思是 虞舜的名字我听说过,但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退朝以后 帝尧单独诏见四岳。

问他说【虞舜者 何等人也?

岳曰:盲者子】

四岳实话实说,这位年轻人没有什么社会背景与地位,他的父亲是平民,还是个盲人,四岳对虞舜的了解比其他人更详细,这些年他一直在物色帝尧的合适继承人,早就选定了虞舜。

只是碍于四恶的势力,等待机会成熟而已,现在机会终于到了,四岳对帝尧说,虞舜是一位好的接班人,他的父亲是盲人 母亲早亡 ,父亲行动不便。

虞舜照顾父亲很周到,是远近闻名的孝子,还帮父亲娶了一位后老伴,协助自己照顾父亲的生活,可这位父亲自从娶了后妻,性情大变 对儿子非常刻薄,虞舜的后母又生了宝贝儿子,瞎眼父亲上了后妻的贼船,厌恶虞舜,虞舜的家庭成员。

【父顽 母嚚(yín) 弟傲】

都排斥欺负虞舜,这孩子的日子很不好过,但是这年轻人并不在乎这一切,心量大 活得很乐观,四岳说的都是真话,虞舜的处境确实如是,说他的父亲顽固,确实很顽固。

【父顽】表现在现实当中,做父亲的对后妻唯命是从,不但无理取闹喝斥打骂,自己的亲生儿子虞舜,还经常不给他饭吃,虞舜在外劳作一天回來,厨房里空空如也,经常饿肚子。

而他们一家人背着虞舜吃好的,留给辛苦劳动一天的虞舜,一点冷茶冷饭,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到了虞舜婚娶的年龄,后母唆使丈夫,不给继子娶妻,狠心的想让他打一辈子光棍,远近的人家都知道虞舜有这样的父亲与后母,谁也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过去受罪。

虞舜年龄不小了,同龄人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他还是单身一个,就这样后母还不罢休,这个女人心毒手辣,面对着邻舍与亲朋的指责,不但不检查自己的过失,还遣怒于继子,对他更加刻薄,她的亲生儿子长大了,弟兄们到了分家之际,眼看着虞舜要分去一部分家产,这后母顿起杀心

史文上说【母嚚(yín)】

这个嚚 是昏昧的意思,女人昏昧者多,体现在虞舜的后母的身上,更加显著,她数次变本加利,唆使丈夫害死继子,但虞舜命大智慧高,都未中她的毒手,后母生的弟弟呢?

我们看原文【弟傲】

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狂妄自大,仗着父母宠他 不可一世,欺负践踏哥哥,跟着父母一起害虞舜,在如此恶劣的家庭环境下,虞舜如何处理呢?

我们再看史文

【能和以孝 烝烝治 不至奸】

这是什么意思呢?

今天时间到了 谢谢大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