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55集

慧利 2022年7月9日16:57:32
评论
228

视频第一次播放可能缓冲时间稍微有点长,请耐心等待。

诸位老师 诸位同学 大家好

我们今天继续探讨史记之夏本纪

『帝少康崩,子帝予立

帝予崩,子帝槐立

帝槐崩 子帝芒立

帝芒崩 子帝泄立

帝泄崩 子帝不降立

帝不降崩 弟帝扃立

帝扃崩 子帝廑(jin)立』

少康帝复国以后,昔日的大好江山已经四分五裂,祖王大禹时期的五千里疆土,因太康失国,羿、寒乱夏而损失惨重,少数民族不再来朝纷纷独立,退出夏王朝的五服制度,各地诸侯离心,很多人不敢相信夏王朝。

虽然少康帝用了数十年时间,也只是处理完善了一部分遗留问题,少康帝临终之时,将国家大权交付给儿子予,心情沉重的对予说:我作为夏朝的第六代帝王,从名数上去听,应该是很幸福的三朝储君,可事实并不是那样,我其实是个马背皇帝,苦命的孩子,你的祖父被后羿惨杀,死于非命,你的祖母在逃难途中生下我,我出生就是没有父亲的孤儿,尝尽了人世间的艰辛,好不容易恢复了夏室,可我日暮途穷,再也没有精力收复国家的其他失地了,睁开眼睛看看破碎的山河,我实在没有颜面去见我们的祖王大禹。

你作为我的儿子,为父从小如何教你的?

予回答父亲说:父王教我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帝少康点点头说,要恢复祖王时期的国家版图,你准备如何行持?

予回答父亲说,仁义治国,让诸侯归顺。

帝少康再问儿子:如何仁义?

予回答父亲 :当文则文 当武则武。

少康帝又点点头说,好的 孩子,人世间的历史就是这样谱写出来的,圣王的责任,既要修复前人的错误,也要给后人做出好榜样,我给你带了好头,希望你不要像我们的前辈帝启,太康之流 落得万古骂名,要学习五帝,还有我们的祖王大禹,让人民过上幸福安稳的好日子,如此为父在九泉之下,也会含笑看着你。

就这样帝予扛着父亲的重托即位了,帝予在位期间继续施行仁政,对百姓薄税赋 轻傜役,让其继续休养生息,对诸侯赏罚公平 一视同仁,数十年过去以后 国力恢复,帝予有能力收复失地了,父亲少康帝摧毁寒浞政治集团以后,后羿与寒浞的余党纷纷逃向边塞各地,混同少数民族继续为乱,边关人民饱受其害,为此帝予兴正义之师讨伐贼凶,受到全国人民的拥戴。

老百姓纷纷将自己的儿子送上前线,支持帝予的正义行为,边关地区的老百姓积极配合天军,剿灭贼凶,数年时间羿 寒流毒尽数铲除,边关稳定,帝予开库放粮,给于边关人民及时的济助,让他们恢复耕种,过上太平日子。

羿、寒乱国之时分散多年的诸侯,看到少康父子如此仁义,都纷纷归顺夏王,对于冥顽不化的恶霸诸侯,帝予给了武力征讨,朝廷的正义之师所向披靡,国家的版图在帝予执政期间,基本上恢复到大禹时期,千孔百创的江山社稷复兴起来,天下国泰民安,人民过着幸福的日子,帝予的丰功伟绩受到全国人民的赞颂与歌颂。

帝予晚年将政权交给太子槐,帝槐不负父亲重托,再接再厉,将父亲在世未收复的国土,借着当时强大的国力一 一收复。

夏王朝的鼎盛时期,从帝槐这里开始,一口气延续了好几代。

『帝槐』的这个『槐』字有特别的用意,槐树之花开放在夏天,夏 代表夏王朝,因此后世将槐花作为夏朝的标志,国花。

帝槐也是一位圣王,他在位的数十年当中,依然施行仁政,没有加重百姓的税赋,还效法古圣先贤,给人民补助修建房屋的资金,普及文化教育 ,大规模扫盲,让老百姓都有读书识字的机会,提到人民的文化素养,他到晚年,全国上下都住上了新房子,老中青三代 ,几乎人人有文化 ,识书达理,后人将这一时期堪比尧舜治世,夏王朝的疆域比之大禹当年,又扩大了许多。

帝槐之后他的太子帝芒继位,帝芒执政期间,国家政权运作平定,没有出过什么动乱,人民情绪安稳,如此美好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呢?

夏王朝的鼎盛时期,将在谁手里更加精彩?

我们再探讨

『帝槐崩 子帝芒立』

夏王朝的政权运作到帝芒这里,是第十代了,帝芒的父亲帝槐,祖父帝予已经将太康失国以来,羿、寒所造成的损失悉数挽回,到帝芒时期,他是一位坐享其成的盛世天子,可谓荣华富贵集一身,历史学家对帝芒评判如何呢?

作为太平盛世的帝王,帝芒是一位好皇帝,好在哪里?

他继承了父亲的遗律,克勤克俭 ,兢兢业业 鞠躬尽瘁,没有奢侈浮华 ,也没有沉溺酒色 ,孜孜以求  克勤克俭,在他执政期间国家运转顺利,百姓安居乐业,帝芒实属难得的太平天子。

我们学习历史,绝不是为了表彰乱世的英雄,从苦难中崛起的帝王将相,而讴歌历史人物,更不是为了频繁观看历史事件的跌宕起伏朝代替换,而去听故事,那是很痛苦的 很累的。

历史上的每一次动荡,都伴随着无数生命的消失,其中充满了血腥,能在顺境当中做到清白无染,比乱世英雄开国元勋更难,人世间以无事为太平,何为无事?

就是本本分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不惹事 不生非,遵守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随顺伦常道德,保持世间永久和平,把住这个水准,就没有人我是非,生活则风平浪静。

帝芒是我们的好榜样,身处盛世 不骄不躁,领导着全国人民和平度日,实属难能可贵,少康帝复国之后,一度将太康失国的血训写成册本,高悬在朝堂之上,让后人引以为戒。

他要求后世的每位帝王与臣子,早朝都看一遍血训,铭记国耻 严于律己 不忘祖训这项制度一直延续下来,没有人敢更改。

帝芒执政时期,还将血训传之三宫六院,丝毫不敢懈怠,血训的威摄力量,让数代帝王如履薄冰谨小慎微,保全了前辈的政绩。

帝芒之后将帝位传给他的太子泄,是为夏王朝第十代帝王,帝泄很贤能,礼贤下士 德感四海 ,他在位期间东夷与西羌,还有其他少数民族,都派使者来朝,愿与中原修好,边关绝少兵戈,国家太平富强,帝泄勤政治国 艰苦朴素,朝中政治清明 人事和谐,帝泄的一生很高尚也很辉煌,后人对他评价极高,缘于他出身富五代。

而能保持艰苦朴素的生活原则,继承了父亲帝芒的优良传统,夏王朝的国运到帝泄这里,我们可想而知连续五世的太平,人民富足到何种程度,国家强大到何种程度,帝泄之后传位给太子帝不降,为夏朝第十一位帝王,帝不降的福报比父亲更大,连续数代的太平盛世,全国由上及下,人民几乎忘掉了世间还有苦难,年年粮食大丰收,国库充足 风调雨顺,民众富裕 民风纯厚,人民过很幸福 ,实属中国历史上难得的盛世。

帝不降也很贤明,号招全国人民提高思想素质,居安思危 防微杜渐,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越是太平盛世,越要提高警惕 戒骄戒躁,保持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

帝不降在位期间,干了很多利国利民的大事情,深受人民的拥戴,更让全国人民感动的是,帝不降他没有将帝位传给太子孔甲,而是决然传给弟弟扃,打破了夏王朝世代父子相传的家天下铁则,这是为什么呢?

帝不降的太子孔甲很不贤。

如何不贤呢?

花花公子身上所有的缺点,孔甲都有,让这样的人统领全国人民,帝不降心里当然有数,用不了几年,就要重复太康失国的悲剧了。

为此他与太子孔甲反复的沟通让太子放弃做帝王的幻想,平平安安做个普通人,这是最好的结局,对于父亲的忠告,太子孔甲非常恼火,质问父亲 家天下 父传子,是祖王立下的规矩,其他人都这样,唯独你别出心裁,为什么要破坏祖宗成法呢。

帝不降义正言辞的对他说

因为你不配。

孔甲又问:那帝启不配

帝禹不照样传位给他吗

太康不配,帝启不也传位给他吗

帝不降严肃的说,那你去朝好好堂读几遍血训,答案就会出来,你对夏王朝的历史都不熟悉,如何能胜任帝王之职呢,我们的祖王大禹传位给益,没有传位给启,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了吗,你快去好好学习我们的历史,免得日后被子孙耻笑。

抱着对天下负责任的态度,帝不降决然绕开太子孔甲,传位给兄弟,他这一举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得罪了太子党,与拥护太子的外亲,太子孔甲暴跳如雷趁人不备,将高悬在朝堂之上的《血训》撕得粉碎,还对父亲横加毁谤,孔甲这个人为什么热衷于帝王的位置呢?

出现了孔甲这样的人,夏王朝的国运还能维持太平盛世吗?

我们再探讨

『帝不降崩 弟帝扃立』

意思是把答案提早告诉我们,帝不降最终还是用了贤人,没有用自己的太子,孔甲是个不懂王道,爱慕虚荣的人,这个缺点正好害了他一生,也几乎断送了夏王朝,任何人的缺点不能任其滋长,要及时发现 及时纠正,但孔甲背道而驰 不加收敛,最后越陷越深,处在数代贤王的良好环境之下,这个孔甲不学圣贤,忽略了改正自己,输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

论优势,他如果学习父亲与祖父的好样子,完全可以顺利的继承帝位,成为夏王朝的第十二代领导人,可是孔甲迷信了家天下的传承制度,认定自己无论好坏,都铁定是未来的帝王,别人代替不了他。

因此他不思进取 坐享其成,从小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坏习惯,对宫人指使颐气 动辄打骂,对父母长辈不知礼敬,傲慢跋扈,对物品不加爱惜 奢侈浪费,挥霍无度,生养了这个孩子,父亲帝不降很早就忧心忡忡,绞尽脑汁。

要论孔甲这个孩子 天资很高,可他就是不学好,还以未来帝王的优势自居,自认为天下无人敢惹他,我行我素。

这可怎么办呢,自认为胜券在握的孔甲

无法无天

任是父母如何开导教化,这个严重的症结都无法治愈,父亲帝不降曾经试探他说,你将来当了帝王,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

这孔甲不假思索的说发号施令,让全国人民都听我的,我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得干什么,谁敢违抗我,我就砍碎了他去喂龙。

这话虽然出自一个孩子的口,却让大人听了不寒而栗,帝不降从这时起就开始物色帝王人选,他对孔甲实在不敢抱有希望,孔甲长大以后,接触到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物自高自大,为所欲为 目空一切,他的身边尽是阿谀逢迎的小人,乌烟瘴气 乱成一团。

而且孔甲沉溺于饲养宠物上,与太康着迷狩猎一样,孔甲对饲养宠物非常的着迷,到了废寝忘食的境界,特别贪爱养毒蛇毒蝎,这些很恶的小昆虫,他的府第到处养着蛇蝎等物,这些令人心惊胆战的虫子,动辄钻进人住的房间,吓得家人不敢上床睡觉,毒虫是孔甲的爱好,要是谁杀死他的宠物,孔甲就让他尝命,杀死了很多人。

甚至跟随父亲上朝办公,他还偷偷玩着毒蛇,吓得满朝文武无人敢靠近他,面对着这个丢人的儿子,帝不降只有叹息而已,只能埋怨自己生错了儿子,可孔甲浑然不觉人们对他的看法,一如既往,敢将政权交给孔甲这样的人吗?

答案再明白不过了,但要是改弦易辙 另立储君,将是一场困难重重的政治斗争,帝不降夹在两难处境无法决择,可时间不等人,眼看着自己双鬓斑白,日暮途穷,传位之事无法再拖延下去,他选择了迎难而上,立弟弟扃为帝,这是夏王朝第十三位帝王。

帝扃这个人如何呢?

帝扃是久经考验的贤人,用他是正确的,帝不降任人唯贤,不徇私舞弊,正因为帝不降以铁腕手段,实施了禅让制度,才延后了夏王朝衰落的时间。

帝扃执政期间,顺延了兄长的仁政治国,夏王朝在他手里仍然蓬勃向上,人民的生活质量并不比帝不降时期差。

但被冷在一边的孔甲,一直是帝扃的对立面,孔甲对父亲恨得咬牙切齿,对自己的叔父帝扃更是恨之入骨,他有事没事在朝中不停息的搅闹,帝扃执政晚期,朝中的人事关系因为孔甲的缘故,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围绕着孔甲的太子党,与帝扃明显对立,国家政局分裂初现端隙,再也不是帝不降时期的铁板一块了,幸好帝扃还有魄力 力挽狂澜,太子党难以得逞。

但是已经破冰的人事关系,埋下了重重危机。

下一任帝王 是谁呢?

该让谁继承呢?

谁能扭转这一局势呢?

帝扃如何摆平复杂的人事关系,让国家政权正常运转下去?

今天时间到了 谢谢大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