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77集

慧利 2022年9月15日16:29:44
评论
213

视频第一次播放可能缓冲时间稍微有点长,请耐心等待。

诸位老师 诸位同学 大家好

我们今天继续探讨史记之殷本纪

『伊陟赞言于巫咸

巫咸治王家有成

作《咸艾》,作《太戊》

帝太戊赞伊陟于庙

言弗臣,伊陟让 作《原命》

殷复兴,诸侯归之,故称中宗』

被伊陟推荐且认可的巫咸,是位有德之人,精通天文地理与事故人情,学识非常丰富,胸怀经天纬地之才,帝太戍尊重伊陟的意见,重用巫咸为副相,三人一心 国家很强大。

到帝太戍执政晚年,国民经济已经恢复到雍己之前,帝小甲时期的盛况,国人纷纷赞叹帝太戍英明,太戍的口碑极佳,乃至后人追封他为殷中宗,高度评价他是帝太甲之后的最伟大领导人。

我们看史文『巫咸治王家有成』

这个『王家』即国家

这是新任贤相巫咸的工作能力,几乎与咎单的才能等齐,殷商王朝得到巫咸,为向后的繁荣打下了基础,为此暮年的帝太戍非常欣慰,因为国家有了栋梁之才,帝太戍对伊陟非常的感激,作了文章《咸艾》,

赞叹伊陟的才德如艾,流芳千古,在祭祀祖先的大会上。

『帝太戊赞伊陟于庙 言弗臣』这个『庙』是帝王家的宗祠,又叫做神社。

『言弗臣』是不将他当臣子看待,太戍当着群臣与列祖列宗灵牌,向大家宣布了伊氏家族对商王朝的贡献,前有伊尹呕心沥血护持六王,热心推荐咎单,后有伊陟力挽狂澜 克雍己之乱

爱惜贤才,培养后学,为国家造就奇才巫咸,伊氏家族功德之大,从伊尹跟随汤武王打江山到治国平天下,忠心耿耿,鞠躬尽瘁,与子姓帝王功德等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帝太戍下诏说,若是伊陟百年以后,

他的丧礼将用帝王的仪式下葬,牌位不能用臣子的礼节供在伊氏宗祠,而是供奉在子姓帝王的宗庙,与帝王享受一样的祭礼。

伊陟听了这个话,赶紧将太戍叫在一边 对他说:大王 千万不可这样,万万使不得。

我的先人伊尹能当得起这样的待遇,那是他在世之时他老人家力保六主,全国人民共同敬仰,满朝文武共同认可的,微臣伊陟我当不起,伊陟只辅一君 功德平平,如若享受先人一样的厚恩,。恐怕遭到群臣的嫉妒 引起纷争

但帝太戍坚持原来的意思,没有改变,他说贤相,你为了国家为了人民

以高位能做扑佣之事,跟先帝雍己当了几十年厨师,朝中哪个大臣能做到这样,你服侍雍己这个暴君,能将他照顾得称心如意,这中间你受了多大的委屈,哪一个臣子能有你这样忍辱负重的精神,如果不是你忍辱负重

牺牲自己,现在国家将是什么样子,你不用劝我,我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为此伊陟作了两篇文章,以表明自己功绩平平,不配享受如此厚恩。

但伊陟的灵牌最后还是摆在帝王的神社当中。

我们看史文

『伊陟让,作《原命》』

《原命》的内容,大约是伊陟的天命说,他给世人表白,伊氏家族是臣子的天命,当不起王室成员的待遇,福高一寸折死人,理当全心全意为子姓王室服务而无怨无悔,受国家俸禄,为国家贡献 理所当然。

文章出来以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造谣伊陟故作清高,说的不是真心话,伊陟随后又作了《太戍》一文,热情赞叹了商汤王对伊氏的知遇之恩,才有伊陟今天运作的机会,更赞叹了帝太戍的仁政治国,任人唯贤,将命悬一丝的国家经营起来,鼓励群臣各司其职,干出优异成绩,君臣互相赞叹 伊陟功成不居,国家政权运作的很顺利。

『殷复兴 诸侯归之 故称中宗』

从『殷复兴』三字来看,当时国家的综合力量,众诸侯不敢小看,诸侯不朝 肯定是朝廷失势,下属不将上级放在眼里,国家强大了,即便不愿意朝供的诸侯

也不敢不来。

而国家领导人贤明,国家又强大,诸侯则会自觉自愿的朝供,帝太戍的政绩与德能都令诸侯信服,因此边疆少数民族与远路的诸侯,都主动与朝廷修好,以寻求保护。

帝太戍驾崩以后,后世封他为殷中宗,这个封号的声誉极为意义深重,取决与帝太戍中兴的功绩,中宗的封号 帝太戍当得起。

我们再看史文『中宗崩

子帝中丁立 帝中丁迁于隞 河亶甲居相』

帝太戍驾崩以后,立他的长子中丁为帝,虽然国家富强了,但帝中丁的日子却很不好过,按说国家富强,他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官二代 ,但他为什么日子难过呢?

原因还在河亶甲身上。

帝中丁从即位开始,就有一位不折不扣的政敌对立面,跟他处处过不去。

谁呢?

就是他的小弟河亶甲,我们从帝太戍驾崩以后,殷商数迁京都就能看出文章,帝太戍在位时,国家的势力很强大,诸侯朝拜都认准老地方,根本没有必要迁京受麻烦,但事与愿违,帝中丁还是接受了这个麻烦事。

『帝中丁迁于隞』

这个『隞』是什么地方呢?

即今河南省郑州市一带,国家迁都的代价那是非常非常之大,帝中丁懂得这个道理,但是帝中丁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我们再看史文『河亶甲居相』这个『相』即今河南省安阳市

河亶甲的封地 ,在河南省安阳市这一带。

父亲帝太戍住世,中丁三兄弟当中的河亶甲,惧于父亲的威势不敢明目张胆的胡作非为,河亶甲野心勃勃,又有一个不贤的母亲,品德非常的低劣,帝太戍曾经一度想立他为继承人。

但后来又改变了主意,,立长子中丁为储君为此河亶甲母子怀恨于心,非常气恼。

河亶甲有个舅舅在朝中掌握大权,父亲太戍驾崩以后,新君中丁不是他的对手,这位舅舅对中丁很不客气,经常当着群臣的面给帝中丁难看,不配合他的日常工作,还在暗地使坏 破坏团结,拉笼势力,一心想扶持自己的外甥河亶甲上位。

帝中丁不胜其烦,当时伊陟已经很老了,巫咸年轻有为,帝中丁向伊陟与巫咸问计,两位贤臣对他说:

如今这个局势 ,若是争斗下去 兄弟阋墙,势必引起国家内部矛盾激化,动乱不息,河亶甲是个志大才疏的武夫,他的舅舅势力遍及京都,,此人不识大体不顾大局与这两个人较量很不值得,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万全之策,是将京都让给河亶甲与他的舅舅去治理,效法帝舜避丹朱,帝禹避商均,选择个好地方,将你的势力带到新京重头开始,这是唯一的办法。

帝中丁也是个很有智慧与魄力的国君,很赞成两位贤臣的建议,就迁都于隞(郑州),将旧都亳(商丘)拱手让给小弟河亶甲,开始帝中丁还担心群臣贪恋,旧都的富贵,不肯跟随自己走。

结果却很意外,大多数臣工都厌烦透了粗莽的河亶甲与他的武夫舅舅,愿意跟随帝中丁迁到隞。

帝中丁问大家:隞地条件差,你们不嫌弃吗?

众人异口同声的说:过日子图个清净

清贫不是苦,这里太闹心 我们一走了之,谁爱怎么随他去,,帝中丁离开京都亳一心一意经营隞地,不久以后隞地也繁华了,具有丰富建筑经验的司空大臣,将新都规划得宽畅整齐,比之旧都,新都更具优势,独占了亳京的河亶甲,从我们的角度来看

他应该很得意了:

坐享其成,悠哉乐哉的过日子,他为什么也迁往相而不居旧都呢?

这就是一个没有王道的人,给他福地都不会经营,他与舅舅之间的勾心斗角,互相利用,在贤王贤臣们先后离开京都以后,他两人的斗争愈演愈烈

河亶甲虽然独占旧都,但他并不是国君,全国人民不承认他,他的舅舅在商王朝政治中心转移隞京以后,事实上也没有了什么实权,两人守着旧都坐吃山空 ,奢侈无度 ,不久以后矛盾暴发 经常火并,闹得居民无法正常生活,人们纷纷四散奔走,旧都成了空架子,又过了若干年,旧都入不敷出 ,几乎处于荒废状态。

河亶甲舅舅死后,人们对河亶甲的虐政很不满意,奋起反抗,,河亶甲不得不离开旧都落荒迁到相地苟且度日。

那『祖乙迁于邢』是何缘故呢?

『祖乙』是河亶甲的儿子,商王朝帝十二位君主,关于殷商王朝是否曾经建都于河南省之外的其他地方,历史学上存在很大的分歧,大多数人都不承认这个事实,人们一致认为殷商的京都,虽然迁移的次数不少,但都在河南省范围内。

『祖乙迁于邢』的这个『邢』

即今河北省刑台市,祖乙到底有没有迁到河北邢台,近年的考古工作揭开了其中迷,邢台市范围内开发出大量的殷商甲骨文,记载了这个事实,,还有其他遗物证明了这里曾经正是殷商的旧墟。

历史学上的争论到此统一,说明《史记》记载祖乙迁邢确有其事。

由河南省一口气迁往河北省,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这个跨度非常之大,,可见祖乙当时的无可奈何我们完全能够推测到。

这都是他的父亲河亶甲惹的是非,让后世子孙不得不流离颠沛,长途跋涉,另起炉灶,搬迁到遥远的地方去生存。

我们看史文『帝中丁崩

弟外壬立,是为帝外壬』

帝中丁迁到隞(郑州)以后

商王朝的政治经济中心随之转移出原来的亳都,在隞地繁荣发展,由中丁政治势力组成的领导班子,保全了帝太戍当年的政绩,避开了河亶甲的负面影响,也是对的 。

帝中丁政绩很好,人民对他迁都没有意见,帝中丁是人民心中的好帝王,中丁驾崩以后,帝远离河亶甲的干扰,二弟外壬顺理成章继承了兄长的帝位,外壬也很贤能 ,他执政期间国家政治、经济 文化,各方面都很稳定繁荣 没有出错,商王朝兴盛依然,但在帝外壬驾崩以后,商王朝发生了一次巨大的裂变,这场裂变持续了很久很久,蹉跎了好几代帝王,一直到帝盘庚即位才统一起来。

原因是什么呢?

河亶甲中丁三兄弟兄终弟及,河亶甲要争这个帝王,对于兄终弟及继承王位,殷商王朝没有立这个规矩,殷商王朝一向任人唯贤而已,但河亶甲抓住了这个机会,他就要闹一闹,帝外壬驾崩以后,河亶甲就闹起来,他向天下昭告说,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我大哥坐了皇帝 ,二哥坐了皇帝,他们现在死了,该我了 我坐这个皇帝,为此与他的几个侄子,帝外壬的王子大打出手,争夺继承权,绝不将帝位让给侄子们。

我们看史文『仲丁 《书》阙不具』

这个『书』是史书

『不具』是不全面,历史上关于中丁的记载并不多,当然关于中丁之后的外壬也不多,太史公在这里埋了伏笔,对商王朝的分裂,让后人去多多思考研究,帝外壬为什么没有选择好接班人?

这在历史上不算是个迷 ,外壬既然是圣贤,就不会与小弟河亶甲争执,他到底为什么让着小弟河亶甲?

因为他看中了河亶甲的儿子侄子祖乙

祖乙是个不可多得的贤人,比自己的几个儿子都优秀,外壬一直想立祖乙,可丧心病狂,对帝位着迷到六亲不认的河亶甲,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放过,不让儿子占了他的上风,大闹一场之后,河亶甲以长辈自居,在相(河南省安阳市),抢先一步自立为帝,他这一举动,惹怒了他的侄子辈,中丁与外壬的子孙可不是父辈们那样贤良,一个个面目狰狞 心胸狭窄,其素质与河亶甲不相上下。

他们占据着隞京与叔父河亶甲分庭抗礼,并不承认服从他,严守着京都不让河亶甲靠近一步,包括被父辈们看好的堂兄弟祖乙,这些同龄人都很仇视,将河亶甲父子二人拒之门外,分而治之,恰好这时候贤相伊陟去世,巫咸想说服堂兄弟们和好。

可帝中丁 帝外壬的后代,根本没有缓和余地,还将巫咸误认为是河亶甲党,赶出隞京不用。

商王朝的政权分裂,对国民经济影响非常之大,民众不知道听谁的好,诸侯们更不知道何去何从,政治集团内部的长期纷争,令商王朝元气大伤,第二波殷商盛世,到此告一段落。

那即位以后的河亶甲政绩如何呢?

帝中壬与帝外丁的后人能否治理好父亲们留下的家业?

商王朝向后的出路在哪里?

今天时间到了 谢谢大家

我们明天接着探讨。

历史上的今天
9月
15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