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16集

慧利 2022年3月7日09:30:23
评论
258

视频第一次播放可能缓冲时间稍微有点长,请耐心等待。

诸位老师 诸位同学大家好,我们今天继续探讨,《史记》之五帝本纪。

【帝喾娶陈锋氏女 生放勋

娶娵訾氏女 生挚

帝喾崩 而挚代立

帝挚立 不善

而弟放勋立 是为帝尧】

我们在说四恶集团的形成。

正所谓任何事物成为气候,都有他的时代背景,帝尧时的四恶也不例外。

四恶势力的价值观是什么?

这些人承袭了太子穷蝉当年的遗风,一心一意想过穷奢极欲的日子,这也代表了太平盛世一些人的心态。

既然如此,那帝喾为什么用这些人呢?

因为这些人都是世袭的官职,当人自己也有能力,其中我们看这个懽兜,懽兜能言善辩,是位很好的外交人才,穷奇(又名工共),穷奇是位管理工业生产的奇才,鲧(又名梼杌)。

鲧的世代家族是水利专家,他本人也精通水利。

还有这个饕餮(又名三苗),勇猛善战 力敌万众,是位很好的武将。

这些人他在太平年代,属于一帮有才无德之人,说他有才无德,作为一位国家领导人的帝喾,他不可能要求任何一位属下,都百分之百是圣人。

所以说他还在用这些人,这些人也没有搞出什么大的恶事,有好的领导人暗中制约着他们,他一时之间也干不成什么大恶事,能够正常工作。

但是这些人的价值观,在天下承平已久,国家富强之后发生了改变,一个个居功自傲 嫉贤妒能 ,看到普通老百姓的日子过得不错,国库里又有余钱,心理很不平衡,要搞特殊化,暗中小偷小摸贪污公款 ,中饱私囊。

用非法得来的钱蓄养姬妾 腐败堕落,而且结党营私,对帝喾很不满,暗中经常发牢骚。

帝喾知道,但没有什么大恶 ,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顾全大局。

可是这些人不加收敛,运筹帷幄 野心勃勃 ,不臣之心与日俱增 ,个个浮躁不安。

中国老百姓对有福之人的评价,是既能受得贫 也能耐得富。

受得贫,是在失意贫困的逆境中贫不失志。

耐得富,则是在顺境富贵场中,不奢侈 不浪费,艰苦朴素 不变质 。

具有如此美德者,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这样的人就是圣贤,圣贤经得起种种境界的考验。

而凡夫众,在安定祥和的太平盛世,贪心一起 即如脱缰野马,再也不肯收敛,这就是四恶一派,长期滋生的物欲膨胀,互相拉帮结派,想方设法保护当人到手的利益,扩大权钱范围。

其中帝喾一直没有精力,与合适的时间处理这些人,就因为娵訾氏这边的拖累,可以说娵訾氏,在四恶集团的欲望膨胀之下,她起了很大的催化剂,因为她的催化。

四恶集团的实力,在帝喾晚年的时候,迅速的壮大起来。

而尧与契 还有后稷,随便那个王子都比挚优秀得多,帝喾为什么不用这三位而用挚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挚年长,尧 契与后稷年幼,按照嫔妃进宫的时间来算,陈锋氏资格最老,可娵訾氏虽然进宫迟名份低,她先陈锋氏一步生下挚,

娵訾氏与四恶抓住这个条件。费尽心机 拉笼朝中的反动势力,力主将挚立为太子,到了次年陈锋氏生下尧,尧不幸生在挚后面,这是全国人民的福报不够。

或者说这是国家必遭的一次劫难,而太子挚 比起早年的穷蝉,这个人不但奢侈浪费 虚荣心强,而且还非常会伪装自己,这缘于他的母亲娵訾氏的培养。

我们再说帝喾与娵訾氏的夫妻关系,目光锐敏的帝喾,早就识破娵訾氏是四恶的密探,但他在与娵訾氏夫妻关系上,把握的很有分寸,尊重娵訾氏,对待娵訾氏礼仪有加,不远不近,与后宫诸妃一视同仁,利用娵訾氏去感化四恶。

人心都是肉长的,娵訾氏也不例外,帝喾对她好,他对丈夫也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特别是挚立为太子以后,她当然偏向着帝喾的江山,对待四恶,她也时常规劝这些人收敛些,事情不要做的太过分,甚至在某种情况下,她还向帝喾透露一些四恶的阴谋,在四恶集团与帝喾当中互相调和。

但是自从尧出生以后,娵訾氏全身心的投靠了四恶。

为什么?

尧 论学问论道德论还有才艺  ,都超过了挚,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以后,更有了明显的区别,娵訾氏隐隐约约感觉到,丈夫对当年立挚为太子有了悔意。

而且令她惶惶不可终日的是,朝中的正义力量,抓住了太子几次短处,太子跟四恶同流合污,做了很多对不起国家人民的坏事,朝中多次有人上表,要立尧为太子。

全国上下一呼百应,太子的当时的威望降到了冰点,眼看着将要被废,伤及到娵訾氏的贴身利益,她当然不肯干休,暗中联合四恶,数次给尧下毒手,但都没有成功,反倒弄巧成拙,泄露了机密,朝中两派为此剑拔弩张,握有重权的四恶派,在当时占了上风。

因为他门在帝王身边有暗探,就是这个娵訾氏,在这种情况下,帝喾是发动政变,将这些人一网打尽置于死地,立尧为新君呢?

还是别有妙用?

正当帝喾一筹莫展的时候,王子尧 给他分析了当时的局势,也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呢?

我们说娵訾氏为保全儿子继承王位与四恶派达成协议,只要挚继位,就给这些人升官进爵等等好处,这是四恶人物求之不得的,当然一口答应。

在利益当前这些人拼了命,娵訾氏与四恶互相之间利用对方,打各自的算盘,一起要挟帝喾与王子尧。

在这样恶劣的政治形式下,尧对父王分析说,看来这次损失确实难以挽回了,国家的营运跟人的身体一样,要产生新的免疫力,就必须有点小感冒。

趁此让人民过一段苦日子,他们就会珍惜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目下勉强去除挚的王位继承权,让我即位的话 ,将会激化我们内部的矛盾,内战一旦打起来 损失更严重,国家现在的情况,是大众承平已久。

人们的浮躁情绪积聚到极限,用理论教化民众,几乎起不到多大的作用,那我们就顺其自然,让这次疾病爆发出来,用事实让大众觉悟回头,况且娵訾氏与挚,都是我们的骨肉亲人,假若发动武力镇压他们,我们于心何忍,后宫从此则无宁日,,嫔妃之间互相猜忌,局势将更为复杂。

近日四恶人物在朝堂,频繁逼迫父王退位,让挚当权,这些征兆不是很明显吗。

当务之急是父王下诏,让我带上母亲陈锋氏去守边关要地,这些人就会放松警惕,不至于神经紧张引发天下大乱。

而娵訾氏与挚,在父王与我离去的日子,依她们的弱小能力,肯定会成为四恶的傀儡。

我们只需要暗中布局就序,待到她两位觉悟之时,再更换帝位,这样更为稳妥,民心更服贴。

帝喾沉思良久,觉得有道理,就派尧带着陈锋氏离开京城,去戍守边关。

同时将心腹正义臣工布局好,暗中克制四恶,择日让挚登基 。

帝喾退位,果然这一招很奏效,娵訾氏对丈夫立刻百依百顺,疏远了四恶,一门心思扶持儿子做帝王,朝中一度紧张的气氛得到缓解,帝喾对娵訾氏说,挚的能力有限,恐怕当不好帝王,这一点娵訾氏心知肚明,她的儿子她最了解,帝喾接着说,如果我驾崩以后,你母子二人到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之际,第一个去求救于尧。

这个世界上,尧是你们最亲的人,没有比尧更智慧更大度的君子了,你们要牢记着我这句话,将尧当成自己人,不要将他当敌人。

娵訾氏与挚听了,心里虽然不高兴,但表面上还装出一副听话的样子。

帝喾又对挚说,你不谦虚好学,不修养道德 爱慕虚荣,一门心思要过做帝王的瘾,你知道帝王有多难当吗,你如果有尧的一半才能,或许还不至大难临头,现在我让你尝尝当帝王的滋味,让你以后心服口服,不久以后你就会清醒过来,自私自利,贡高自大给你招来的将是什么,德不配位 勉强攀缘,必遇灭顶之灾,你所信赖的朝中四位某某人,他们将来逼迫你与母后,你们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去找某某大臣协商,他会给你出谋划策,挽回你两性命,我不久于人世了,最不放心的,是你母子二人身的安全,以利益为目的互相勾结利用,都是自招灾殃,你们好自为之。

帝喾的这席话,打中了娵訾氏母子的心思,两人脸红一阵白一阵,隐隐约约感到不祥降临,虽然挚登基的热闹气氛还未散,但他母子两个顿然扫兴,惶惶不安,一切安排就序以后,一代伟人帝喾溘然长逝。

朝中的新政权表现如何呢?

天下诸侯与老百姓对挚政权

如何评价呢?

大家的生活水平,在挚政权以后有没有改善?

这一切帝喾驾崩以后,挚 如愿以偿当了天子,娵訾氏母子非常得意,就在全国上下还未除去孝服之际,四恶人物就迫不及待的,逼着帝挚给他们升官加爵,无能的挚,当然驾驭不了这个局势,好在朝中的正义力量,及时的出面调和阻拦,四恶得到了封赏,但不是不多,没有帝喾的辖制,这些人更加肆无忌惮 飞扬跋扈,在朝中横行霸道 声色犬马 ,加倍的腐蚀,拉拢帝挚往下堕落,帝挚少年狂放又为帝王,身边美女如云 沉迷酒色。

在四恶麻醉之下,帝喾正所谓春霄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耽于酒色 荒废朝政,让四恶钻了一个大空子。

他的母亲娵訾氏呢?

纸迷金醉,陶冶在当太后的荣耀当中,对后宫嫔妃发号施令,无限风光,短短的四五年时间,国库积蓄耗尽,

民间怨声载道,诸侯不朝 群臣寒心,而被四恶控制下的帝挚,稍不顺从,四恶就恐吓威胁他母子二人,勒索官爵钱粮,我们看到当年宋徽宗被高球,蔡京等人所利用,那个情景。

帝挚当时的处境也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四恶团伙的胃口越吃越大,最后大到胁天子而令诸侯,终于逼反了数路诸侯,诸侯造反。

在帝挚执政的第七年,诸侯造反 烽烟四起,四恶趁机软禁了娵訾氏母子,自作主张 割地赔款等等,被囚禁起来的娵訾氏母子,终于尝到了阶下囚的滋味,母子二人相对垂泪,情急之下想起先帝的嘱咐,暗中联系到先帝指定的某某臣工,找尧商量对策。

这一切都是尧预料之中的,智慧的尧,马上发动各路诸侯连夜进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趁四恶不备,救出帝挚母子,收复失地 重整河山。

娵訾氏这时觉悟了,她痛哭流涕的对尧忏悔说,我不该一己私利,障碍你父王立你为帝,我不从大局出发,差点让挚毁了祖宗江山,你既然回来了,挚让位与你,我带着挚,到别的封地去安度晚年,从此以后不再影响你管理国家,挚也痛哭流涕,对尧说当年,父王让我尝尝做帝王的滋味,这个味道实在不好尝,我现在悔之晚矣,帝王不是好当的,德不配位 千万不要攀缘啊,我从此以后面壁思过,虚心学习 侍奉母亲,再不痴心妄想,我现在就起草禅让圣旨,明天当着群臣的面,让位与你,希望你能管理好国家,挽回我在位九年的损失,这九年老百姓的积蓄用光了,朝中的国库也空了,不少人还负有债务,

又逢天时不济,旱涝无常 百姓卖儿鬻女,悲悲戚戚,这一切都是我造的孽,我将用后半生忏悔思过,日日为你祈福,祈请上苍保佑你平平安安,为百姓造福,请你不要推让,四恶的势力现在很大,你不要急于求成铲除他们,往后一点点的下他们的权,等到合适机会再下手不迟。

这些人我了解,都是酒色之徒,你利用他们的弱点消耗他们的意志,某某喜欢什么美女,某某喜欢珍玩,我都知道,你投其所好 定能制服。

父王临终时对我与母后说,你是我们的亲人,没有比你更大度更智慧的人,我当时不相信,现在看来父王的话是对的。

我们再看原文

【帝挚立 不善 

而弟放勋立 是为帝尧】

从不善二字上,正对应了帝挚的失败。

但好在帝喾,没有被娵訾氏的美貌迷昏头脑,理智而清醒 提前布局,挽救了国家的命运。

【而弟放勋立

是为帝尧】

最终尧还是继承了王位,尧在位当年的政绩如何呢?

四恶集团后面如何处置他们呢?

百废待兴的国家又从何治理呢?

今天时间到了 谢谢大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