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72集

慧利 2022年8月27日08:49:34
评论
219

视频第一次播放可能缓冲时间稍微有点长,请耐心等待。

诸位老师 诸位同学 大家好

我们今天继续探讨史记之殷本纪

『王未克变。伊尹曰:兹乃不义

习与性成。予弗狎于弗顺

营于桐宫 密迩先王其训 无俾世迷

王徂(cú )桐宫居忧 克终允德』

这个『王』指的就是太甲

『弗』是不

『密迩』是亲近

『徂』是去往

意思是老臣们虽然苦口婆心的劝谏,帝太甲依然我行我素,不加改正 ,习惯成自然 ,在错误的道理上越走越远 越陷越深。

为了纠正他的过错,老臣我万不得已 抽刀断水,中止太甲的过恶,我不能眼看着他走向错误的深渊,到最后毁了自己,也毁了国家与人民。

因此挥泪割爱,为他选择了桐宫,让他守着武王成汤的灵寝深刻的反思:

武王为什么能成就?

夏桀为什么会灭亡?

从中吸取深刻教训 觉悟回头,

让他在艰苦的环境当中体会到生活的不易,培养他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的美德。

《太甲上》是伊尹说明流放太甲于桐宫的原因

我们探讨《太甲中》

『惟三祀十有二月朔

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

作书曰:民非后 罔克胥匡以生

后非民 罔以辟四方

皇天眷佑有商

俾嗣王克终厥德

实万世无疆之休』

这个『三祀』是三年

『十有二月朔』这是腊月的时候

『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

是三年以后伊尹率领着群臣百官,用隆重的礼节将太甲从桐宫迎回亳都,因为太甲学好了,三年的时间他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伊尹就用帝王的仪式将他迎接回来,等于全国人民承认这位帝王。

『民非后』的这个『后』是君主

『休』是吉兆

意思是太甲觉悟回头,老臣我不胜喜悦,于腊月初一率领百官,严装迎接嗣王回归亳都。

而且上书给嗣王说,人民没有君主的领导,所谓鸟无头不飞,天下就是群龙无首,无法正常运作,大王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啊,君主没有人民,则如无水之舟,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而治理天下四方,大王回来你要发挥你的才能道德,要将天下治理好,上天垂顾 先王冥加,使嗣王能成就君德,实在是天下人民的大幸,商王朝即将迎来太平盛世。

『王拜手稽首曰

予小子不明于德 自厎不类

欲败度,纵败礼

以速戾于厥躬

天作孽,犹可违

自作孽,不可逭(huàn )

既往背师保之训,弗克于厥初

尚赖匡救之德,图惟厥终』

这个『逭』是逃避

『师保』是太傅太保,泛指有德之人。

意思是从桐宫回到亳都的太甲,深深跪拜在列祖列宗的神社面前,深刻的检讨自己说,由于我的不懂事,给自己招来流放之灾,这一切我不怪怨任何人。

因为我以前放纵欲望而不节制,破坏了先王的礼乐制度,蒙羞于先祖,蹉跎了岁月,,现在我明白了世间的天灾人祸都是有原因啊,上天降灾于人间,如果自己光明磊落 正大无私,不在劫数之内 人定胜天,完全可以逃脱天灾。

而自己行为不端 恶贯满盈,定业不可转,走到哪里都要受报啊,我太甲以往背师叛道,不听年老有德之人的劝告,差点堕落万丈深渊,目下迷途知返,深感伊相挽救之恩德,今天对着列祖列宗发愿后不再犯,处事有始有终,为天下苍生请命。

『伊尹拜手稽首曰:修厥身

允德协于下,惟明后

先王子惠困穷,民服厥命

罔有不悦。并其有邦厥邻

乃曰:徯我后,后来无罚

王懋乃德,视乃厥祖

无时豫怠。奉先思孝

接下思恭。视远惟明

听德惟聪。朕承王之休无斁(yì 』

这个『斁』是解除 

意思是伊尹也跪拜在神社面前,代表殷商列祖列宗对太甲说,能够一日三省自身 恩及臣民,诚信治国者就是明君,我们的先王成汤,爱民如子,天下人民没有不服从他的,人民提到汤武王,都欢欣鼓舞,连同与商汤王无关的邻邦,还有夏统区的人民,都将汤王当做他们的救星,时刻盼望着汤王来救护他们,额手盼望汤王的到来说:只要汤武王来到这里,我们就会过上好日子,嗣王!汤王是你学习的好榜样啊你要象汤王那样完善自己的美德不能有丝毫懈怠,这就是你对列祖列宗的奉事孝敬,对臣民的恩惠礼遇,国家领导人要高瞻远瞩,目光远大,纳听忠言,如此你就跟汤王一样,将成为万众瞩目的好帝王。

《太甲中》是帝太甲复位登基之本

我们接下来再探讨《太甲下》

『伊尹申诰于王曰

「呜呼!惟天无亲,克敬惟亲

民罔常怀,怀于有仁

鬼神无常享,享于克诚

天位艰哉!

『德惟治,否德乱』之后

伊尹说:

【与治同道,罔不兴

与乱同事,罔不亡』

这个『申诰』就是上谏,是臣子对国君的正确提义。

『惟天无亲』的这个『无亲』是不偏袒,公平用事。

意思是上天最公平,绝不亲近谁 也不疏远谁,天道的精神 是护持善人。

人的行为端正,符合上天的公正无私,仁爱慈悲精神,就会得到上天的眷顾。

如若作恶多端,就被上天所弃,关键看顺德还是逆德,这个道理作用在人民身上也是一样。

自古到今君主如同行云流水,多得无法计算,但在人民心中占有位置的国君,都是热爱人民 为民造福的。

当我们祭祀神鬼的时候,会不会灵光应验,鬼神会不会来享受世人的祭祀

而保护人民,这也取决于祭祀人的心地是不是真诚,目的是不是正确。

嗣王 做帝王是不容易的事情,是天下最难的一件事,帝王有德 仁政治国,国家就强大。

若是帝王失德,天下肯定大乱,顺着德治行事 国家就会兴盛。

胡作非为 杀盗淫妄,剥削人民 违背伦常道德,则国家衰亡。

嗣王 这就是为君的镜子,天天照着镜子端正自身,就会成为一代圣王。

『终始慎厥与 惟明明后

先王惟时懋敬厥德,克配上帝』这个『明明』就是明德

即印度释迦氏所说的明心见性,断恶务尽 修善务圆,做个慈悲善良的明白人。

明白人的标准是什么?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事事做得恰到好处,与印度释迦氏所说的功德圆满是一回事。

『克配上帝』是符合上天的精神

意思是德治天下不能靠一时的兴致,而要持之以恒 有始有终,在复杂的人事境缘当中,把握好自己的尺度,事事明白 做一位英明的君主,我们的武王就善于审时度势,敬重任用有德的贤士,他老人家的德行与天道相附合

,无论什么时候,人民都怀念敬仰他,嗣王,你要向武王学习。

『今王嗣有令绪,尚监兹哉

若升高,必自下

若陟遐,必自迩』

这个『令绪』是事情的前后次序意思是说嗣王,做一位英明的君主并不难,难在要懂得其中的道理,要在千人头上坐,先从万人脚下行啊,不以人民群众的拥护,你就要给人民群众做出成绩来,不以人民群众基础 以身作则,不为他们做出榜样,不为他们做出贡献,就谈不上是有道之君。

如同自然界的现象一样,要往高处飞升 先从脚下用力,千里之行 始于足下,万丈高楼平地基,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永远是帝王的立足之本。

切不可视人民如草芥,将人民的利益于不顾,更不可轻视一位臣民,凡事要将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无轻民事,惟艰 无安厥位

惟危。慎终于始』

意思是嗣王,你不要畏惧如何做好帝王,看似非常困难的事情,其实很简单,重视人民的生活质量,理解人民的难处,尽量减轻人民的负担,就是成功的君主。

处于君位 要战战兢兢 如履薄冰,做事谨小慎微 善始善终,切不可凌贱人民,作威作福。

『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诸道』

意思是听到人家说你的坏话

要马上警惕起来,检查自己是不是做了违背道义的事情,行有不得 反求诸己,及时纠正自己的缺点,不能嗔恨动怒 去责骂人家,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啊。

『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意思是听到合乎你心意的赞语

则要反复斟酌,看我能不能当得起人家的称赞,如果我的德行并不是人家赞叹的那样,则要马上提高自己,力求道德与人家赞叹的那样等齐,不能被他人的赞叹冲昏了头脑,而掉下鲜花铺成的陷阱,顺逆境界都是考验一个人的难题哪一道都要顺利通过。

『呜呼!弗虑胡获?弗为胡成』?

意思是,不动脑筋,不学习前人留下的宝贵经验充实自己,做人的目标不明确,如何能圆满走完自己的一生呢?

理论与实践不结合,行为处事如何头头是道,左右逢源呢。

『一人元良,万邦以贞』

意思是 作为国家的元首万众瞩目,他的行为端正 头带得好,天下大众就学习他,而循规蹈矩,男效才良 女慕贞洁,自觉自愿的遵守伦理道德。

『君罔以辩言乱旧政

臣罔以宠利居成功

邦其永孚于休』

意思是:君主,要严守祖宗留下的教训不能巧立名目盘剥人民,扰乱了本来很和谐的国策,做臣子的也不能居功自傲,要挟君主 暗中营私舞弊,果然如此国家政权则万古长青绵延不绝。

《太甲训》到此圆满

伊尹的文章字字珠玑,我们要好好学习,由于太甲的觉悟回头,商王朝的鼎盛时期到来了,帝太甲受到后世子孙的热烈赞扬,被后人封为商王朝的太宗,太宗二字的意义很重大,具体如何说呢?

从殷商王朝领导人排列的先后说。

【帝太甲修德 诸侯咸归殷

百姓以宁 伊尹嘉之

乃作《太甲训》三篇

褒帝太甲,称太宗』

这个『褒』是对帝太甲高度的赞叹,年轻人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及时纠正,经得起逆境的考验,注定了他后面有大成就。

太甲被后人定义为太宗,确实令人有些不可思议。

殷商王朝的领导人排列先后顺序,汤武王为太祖,后面历经了三位帝王,太甲属第五带国家领导人,怎么说他都不够太宗的资格。

准确的说,商太宗应该是他的父亲太丁,商高宗是他的大叔父外丙,商中宗是他的小叔父中壬,太甲应该是睿宗。

为什么伊尹住世当年与以后,他被定位为殷商王太宗呢?

这是综合太甲觉悟回头以后的政绩来评定的,太丁从立储到代王仅一年时间,他当然干不出什么成绩来,外丙在位三年而崩,也没有干出什么成绩,中壬在位四年而崩,时间都太短。

这三位国君在位期间,带病工作 力不从心,基本上都是伊尹摄政,从名义上去看商王朝已历四世,其实他们并没有独立工作,唯有太甲在位时间最长,真正的起到了帝王的作用。

从实际意义上来说,称太甲为太宗 是正确的,太甲从桐宫回京以后 重登帝位,一口气干了二十年,这宝贵的二十年,奠定了商王朝第一波盛世的基础。

商王朝六百多年的历史上,先后出现了数次盛世与数次衰落,其情节惊心动魄,坎坎坷坷的运作了三十代君主。

我们现探讨太甲开始的这一波兴衰

伊尹用隆重的礼仪扶持太甲第二次登基,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商王朝迎来了新的转机,再也不是伊尹一个人苦苦独撑天下的时候了,觉醒以后的太甲锐不可当,雷厉风行,老贤相伊尹意气风发,一老一少 宛如暮鼓晨钟,将汤王的治国精神惯彻于天下,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大成就,完成了汤武王以后的民心工程。

太甲执政以后的第一个五年,国家财政起死回生。

第二个五年 百姓富足。

第三个五年 政府普及教育,全民扫盲运动成功 人人识字。

第四个五年,全国上下进行了大规模的旧房改造,由政府出资,将民间的破旧建筑悉数拆除,老城规划重建,这场浩大的住房换代工程,用了五年的时间圆满结束,政府与人民均未负债,国家财政平稳过度,老百姓住上了新房 安居乐业。

而为人民办了实事的政府,得到民众的热烈拥戴,人民与国君心心相印,诸侯对朝廷无有二心,浪子回头金不换,太甲觉悟回头 干出一番事业,这是伊尹的大成就。

商王朝如果没有伊尹,即便过了三代短命帝王的关,也过不了太甲的关,早就半途夭亡了,后人对伊尹评价之高,今天看来确实如是,伊尹一人兴邦 留下千古佳话,经过太甲二十多年的勤政治国,商王朝渐渐步入了鼎盛时期,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度的提高,与此同时民众的素质也同步向上。

此时的商王朝与昔日夏王朝时期的七王治世几乎等齐,商王朝站立起来了。

我们再看史文

『太宗崩 子沃丁立 帝沃丁之时

伊尹卒 既葬伊尹于亳

咎单遂训伊尹事 作《沃丁》』

如何解释呢?

今天时间到了 谢谢大家

我们下一集再接着探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