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讲记-第64集

慧利 2022年8月3日17:17:17
评论
222

视频第一次播放可能缓冲时间稍微有点长,请耐心等待。

诸位老师 诸位同学 大家好

我们今天继续探讨史记之殷本纪

『汤举任以国政

伊尹去汤适夏

既丑有夏,复归于亳

入自北门,遇女鸠 女房

作《女鸠》《女房》』

伊尹在夏桀的再三催问下欲言又止,夏桀看到伊尹颇有难色,就说:是不是保密啊,还是看不起我,不给我出主意?你给殷候出那么多主意,你给我出一点主意有什么不好,难道我还使唤不动你吗,你的架子还真不小啊。

伊尹说:都不是 大王,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人若无福,谁的神机妙算对他都没用,我怕说出来结果不灵,反倒耽误了你的好事,所以才不敢说。

夏桀大言不惭的说,福 什么福啊,天下的富贵,到了帝王我这里九至高无上 ,无与伦比了,我难道不比殷候福报大,你怎么能说我无福呢,你这分明是看不起我,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伊尹说,大王,您误会了,天子有没有福报,先看一国人民的素质如何,人民拥护君主,君主爱护人民,君民齐心修福修慧,举国上下希圣希贤,这是有福德的君主与人民,大王 您说呢。

夏桀很不耐烦的说,我最不愿意听这些话,这话就跟我那太傅当年的啰嗦一样,我听到这些话就头疼,你到底说一说,该种什么庄稼,让我今年也来个粮食大丰收,让天下人吃饱。

伊尹没有办法,只好说:种某某。

还将口袋里面的某某粮食种子随手种在夏桀的花坛里面,对他说,您不信的话,我种下去的庄稼将有九个穗,是大王你从来没有见过的大丰收,夏桀很高兴,,下令全国都种某种庄稼政令一出,司农上奏说:大王,这不合适,全国民众刚刚播下别的粮食种子,还没有发芽 不能重播,这种庄稼 个头很高,而我们现在播种的个子很低,如果两种庄稼苗子混在一起,一个高一个低,两个都不可能丰收,现在粮食种子还没有发芽,再种这种庄稼,万万不能重播。

夏桀怒吼道,一点粮食种子有什么,翻过地从新耕种就是了,司农又建议说,节气快过去了,就算翻地从播,来年也未必丰收,夏桀大怒:你听见了没有,伊尹说某某将有九个穗子,怎么就不丰收呢,哪那怕收成再差,九个穗子留一个,也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盛怒之下的夏桀大吼大叫,大臣司农不敢多说话,只能让人民翻地从播,伊尹在一旁哭笑不得,同样也不敢说话,夏桀的今天的情绪好像不错,对伊尹说,我这里收留了很多美女,某某臣 将伊尹领去好好玩玩,我可不轻易让别人染指这些美女,你回去给殷候好好说一说,让他来年多多的给我上贡,可别忘带来商国的美女!

伊尹住在夏都住了这些天,他没有事 到处察看,以获得更多的信息,恰好遇到夏朝的臣子女鸠与女房两兄弟,女鸠与女房很有道德学问,与伊尹在一块下棋谈心,三个人谈得很投机,女鸠与女房很贤能,也很羡慕商汤王,他们叹着气对伊尹说,跟在夏桀后面真够窝囊的,我们整天就跟正常人伺候疯子一样,希望能跟够随英主汤王共事,发挥自己的才能,夏朝的两班文武不是缺乏人才。

而是不敢说真话,搞不好要掉脑袋的,更兼现在小人当道 贤圣隐迹,再这样下去亡国是迟早之事,我们不得不考虑给自己寻找退身地,听说商汤王很贤明,我们也想到殷候那里去共事,伊尹说可以 ,我日后向殷候引荐你们就是。

我们看史文『既丑有夏 复归于亳』

这个『既丑有夏』

是伊尹亲眼看到夏桀的腐败生活,夏桀整天沉溺酒色 不理朝政,而他身边的小人 作威作福,朝中鸦雀无声,没有人敢说真话,也没有人想说真话。

有一天司农忽然匆匆忙忙来找伊尹

劝他说 大人你赶快回去,再迟几天, 恐怕你要将命送在夏桀的手里。

伊尹问他:为什么?

我又没做错什么事,司农说你给大王说了种什么庄稼丰收的事情,难道你忘了吗,我们就照着办,结果现在满地都是两种庄稼的混合苗子,互相纠缠在一起,密密麻麻长不高 也长不肥,注定两者都不能丰产,想要拔出掉其中的一种,都没法拔出,这事情现在没有人能解决得了,夏桀 我们的大王,是个翻脸不认人的主子,你不走,还待何时?

伊尹听了很有道理,决定不辞而别,女鸠与女房,还有司农,偷偷的掩护着伊尹连夜逃出京都,语重心长的对伊尹说,伊大人,说不定我们哪天还要靠您照顾,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了,你都看到了,到时候您看在我们救命的份上,可别不管我们啊。

伊尹说:殷候思贤若渴,广纳天下贤士,只要你们愿意投奔殷候,殷候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怕你们不愿意去。三人说:您先逃命回去,我们再找机会,这下我们可有得罪受了,粮食歉收,又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国库现在没有多少余粮,今年恐怕就是夏朝灭亡的时间了。

我们再看史文

『入自北门,遇女鸠 女房

作《女鸠》《女房》』

是何缘故呢?

『作《女鸠》《女房》』这是伊尹写的两篇文章,现在已经失传了,伊尹临走之前,给夏桀留了书信说。

因为他本人身体不适,怕自己死在夏都,没敢打扰大王您 ,因此不辞而别,大王您千万别见怪,来年微臣还给你送供养,还有微臣我种在您花坛的粮食,麻烦大王你多浇水施肥,肯定有九个穗。

夏桀忙于酒色之事,对伊尹的不辞而别也就不深究。

可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然不出司农的意料,这两种庄稼一个很高一个很低,个高的遮住了个低的,个低的长不起来,个高的也长不起来,克格不群,又兼当年风雨不时 ,未及收获 先行干枯,夏朝的农业生产蒙受巨大损失。

倒是伊尹种在夏桀花坛的那几粒种子生根发芽,不但九个穗 还籽粒饱满,煞是可爱,人们都纷纷赞叹伊尹的奇才,女鸠与女房,还有司农三个人暗地商量,我们还是偷偷逃到殷候那里去吧,殷候得了伊尹这样的奇才,哪有不取代天下的道理,到时候我们就是元老功臣,何必在这里虚度光阴呢,,

三人拿定了主意给伊尹修书一封,约定时日 率领族众家人,打点了细软,偷偷离开夏都投奔殷商。

『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

作《女鸠》《女房》』

这个『遇』是礼遇 招待

这个『入自北门』是殷候与伊尹在城北热情的接纳了三位贤臣,当时的仪式非常隆重,让司农还有女鸠 女房,两兄弟非常的感动,你看我们来到殷候这里,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殷候就给我们这样浓重的仪式,夏桀何曾把我们放在眼里,为此 商汤王还作了《女鸠》《女房》 《司农》等歌赋。

赞叹了三位贤臣高风亮节,弃暗投明,用艺术的形式宣传给全国人民,以招揽天下贤士。

众国的臣子听了,不少都动了投奔殷商的念头。

我们再看史文

『汤出,见野张网四面

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

汤曰:嘻,尽之矣

乃去其三面

祝曰:欲左,左。欲右 右

不用命,乃入吾网 诸侯闻之

曰:汤德至矣,及禽兽』

这段史文表现了商汤王的仁慈,恩及到野生动物。

有一次商汤王领着群臣到野外去察看农事,看看庄稼怎么样,走到山区,看到猎人张网捕鸟兽,而且猎人口中念念有词说,天下的飞禽走兽啊,都到我的网中来吧,让我发个小财 买酒买肉,过几天好日子,捕猎者念了咒语以后,不大一会有很多鸟与小兽,就撞进网里来,动物们一个个惊慌失措,到处乱撞 很可怜,商汤王见了,赶紧让随从撤网三面 留下活路,对小动物们说 快逃命吧 ,左边可以逃出去,右边也可以逃出去,往后退同样能逃出去,若是在劫难逃,数终命尽者 你就不要逃,留在网里舍去孽报身吧。

果然一部分小动物,从活路逃出网去,可有一部分就是不走活路,冲着有网的地方一面碰撞,结果被网口卡住 挣扎不开,捕猎的人很奇怪 ,就问他商汤王说:长者 ,我好不容易布好了网,,你怎么拆掉三面,仅留一面呢?

你看我多可怜,家里有妻儿老小,等着我卖掉猎物换盐换米呢。

商汤王笑笑拿出一点钱,给这个捕猎者说:凡事不可做绝,否则 要断了自己的后路,假如你一下子把所有的鸟兽都捕完,他们品种灭绝,你以后就打不到猎物了,给鸟兽留条活路,让它们繁衍生息,你的生活来源则永远有保证。赶尽杀绝的事情,君子是不做的,只有网开一面,给他人留条活路,放人家的过得去,你的道路定会四通八达,这就是做人的道理,自己有生路,也让他人有生路,也只有这样,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有人出来救你。

捕猎者感慨万千的说,长者 您真是个明白人,其实 我也很心疼动物的,母兽孕育着胎兽,小鸟在巢中等着母亲投喂,跟人一样啊,幸亏你提醒我,我以后就网开三面,在春季停止捕猎

只捕命尽的鸟兽,生活过得去就行,不起贪心了。

天下诸侯听说商汤王如此仁慈,都赞叹说,殷候真是个有德之人啊,他的慈悲恩及鸟兽虫鱼,若是他作天子,天下苍生一定有好日子过。

『欲左,左。欲右 右

不用命,乃入吾网』

这个『不用命』就是命尽者

在中国古代,有姜子牙直针钓鱼,愿者上钩的典故,商汤王也一样,慈悲心遍及天下,才有资格领导人民。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

而诸侯昆吾氏为乱

汤乃兴师率诸侯 伊尹从汤

汤自把钺以伐昆吾 遂伐桀』

这作何解释呢?

就在女鸠 女房还有司农等大臣,投奔到殷商以后,商汤王非常礼遇他们,给于比夏桀更好的待遇,消息传到夏都以后,投奔殷商的夏臣更多,殷商的国力与人力已经超过了姒夏,夏桀知道以后非常恼怒,将伊尹骂得体无完肤,还说伊尹借着朝供的名义,来挖他的墙角,给他使阴谋诡计,毁了他全年的粮食,导致饥民四处造反 全国动乱,骂完伊尹 又骂商汤王,把商汤王骂得更是一钱不值,他发誓要灭商汤。

太傅某臣责备他说:大王!这事不怪人家商汤,更与人家伊尹没有关系,伊尹种在花园的庄稼确实是九个穗

人家没有骗你,你是亲眼看到的。

粮食毁了这事更怪不上司农,他早就给你说明白了,你强迫他重播,造成了如今的颗粒无收,他惧怕逃走,出于求生的本能,女鸠、女房在朝中战战兢兢 ,无法作为 自投明主,说到底还要怪大王你自己,你宠幸妹喜那女人,倾全国之力为她所用,不顾百姓死活,你说说哪个臣子不寒心?

现目下当务之急,是向其他诸侯借贷,解决全国人民的饥饿,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逃走的臣子与民众将会更多,夏桀不以为然 ,对他的太傅说:朝中谁再敢逃,就先处死他。

太傅说:人家的心走了,你知道吗,

你能留住人 留不住心啊,你已经失去了全国人民的拥戴,不检查自己,一味追究别人,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夏桀很不耐烦说:那你说怎么办?

我们现在去求哪家诸侯?

我发现很多诸侯对我不热不冷,我的话他们也不听,现在去求人借粮 ,谁肯借给我们呢?

太傅说昆吾氏一族势力并不弱小,你给他承诺封赏之事,他会帮助你的,夏桀允准了。

我们看史文『当是时

夏桀为虐政淫荒

而诸侯昆吾氏为乱』

这个『乱』是趁火打劫,夏桀为虐,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全国人民吃了上顿愁下顿。

而夏桀在琼台玉阁三天小宴,五天大宴,歌舞升平,身边美女如云,好像人民的痛苦与他并没有关系,看到升迁机会的诸侯昆吾氏,借机敲诈勒索,要与夏桀平分天下。

这个『昆吾』是地名,在今山西省安邑一带,地名昆吾 此地的诸侯,人民习惯的叫作昆吾氏,昆吾氏一族的势力,当时是盘根错节,在夏朝末年这支力量非常凶猛,与他关系相好的顾伯,(顾国诸侯),韦伯(韦国诸侯),都看到夏桀将灭,三家暗中联盟 准备灭夏。

但他们当时的劲敌是殷候

为什么呢?

要攻打夏都,必须经过殷商之地,殷候当然不会答应借道给他,为此昆吾氏三诸侯不知不觉当中,,与殷商产生了矛盾将殷候看作眼中钉 肉中刺,现在殷商的力量又连年强大,昆吾氏三诸侯很嫉妒也很着急,殷商的不断强大,对他们自己很不利,如今夏桀没落,是个夺权的好机会。

但昆吾氏如果直接攻夏,孤军深入  距离太远,后面的给养供不上,攻商,自己的力量又弱于商,不敢轻举妄动,昆吾氏夹在中间很难受。

这年,机会来了,摇摇欲坠的夏王朝遭遇饥荒,朝不保夕,四处向诸侯征粮,可众诸侯借给他粮食的几乎没有,昆吾氏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与夏桀谈条件,借粮给夏桀。

条件是夏桀允准他以朝廷的名义,讨伐不朝供的诸侯,战胜了将原诸侯的封地归他所有,他如实上贡天子该地的税赋,夏桀与他 谁也不吃亏。

这个条件夏桀答应了,对夏桀来说,封地不管在谁手里,只要听他的指挥,给他及时上供,其他的事情就无所谓了,况且夏王朝几乎权柄失坠,有人能解燃眉之急,夏桀也顾不了那么多,大批的粮食运到夏都以后,两家达成协议,朝廷拨了重兵配合昆吾氏讨伐诸侯,昆吾氏的力量一下子强大起来,具体该讨伐哪家诸侯呢?

昆吾氏对夏桀说殷商最该讨伐,夏桀想了一会 点点头,是的,那我们就先一步讨伐殷候,杀鸡儆猴,这样一来 当时的殷商背腹受敌,前面是夏桀为首的旧势力,后面是昆吾氏三诸侯虎视眈眈,情况非常危险,汤王与伊尹如何应对呢?

今天时间到了 谢谢大家

我们明天接着探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